对此

2020-06-24 08:11

上述负责人表示,除越秀公园和流花湖公园外,珠江公园、黄花岗公园、动物园和白云山也将根据实际情况进行整改。但该负责人同时强调,由于各个公园的历史和现状不一样,因而整改起来的难易度和复杂程度也不一样。因此,对各个公园不合适的项目的改造,将根据实际情况有计划、有步骤地推进。

声音

是大好事

“酒店和球场早就有了。”黄花岗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他到黄花岗公园工作快10年了,他来之前酒店和球场都建设好了。据介绍,酒店已经换了好几个名字,当初也是按照相关部门便民的要求建的。该工作人员还一再强调说,现在酒店消费水平并不高,都是普通消费,而且市民和游客无论消费与否,都可进去游玩。至于为何建网球场而不建免费儿童游乐设施,该工作人员则回应称,酒店早在1997年就建好了,已经有10多年的历史了。而球场现在是一起打包租给了酒家,由酒家经营,而保安是酒家“自己请的”。

网球场生意红火想订得提前

有市民向记者投诉称,黄花岗公园不仅建有占地面积超大的酒店,在酒店旁还建有两个标准网球场。该市民告诉记者,黄花岗公园此前在回应媒体为何不见免费儿童游乐设施时称,该公园没有多余的土地拿来建免费儿童游乐设施,同时因为公园为纪念性专属公园,园内有烈士墓地等文物,不适合建设免费儿童游乐设施。对此,该市民质疑说,既然可以建网球场,为何不能建免费儿童游乐设施。“其实是钱在作怪。有钱赚什么都可以建,无钱赚什么都不想做。”该市民最后气愤地“总结”。

黄花岗公园

[ 编辑: 梁高晖 ]

也有网友质疑《条例》实施的效果。“好识之徒hao”称:“砍公园财路,公园会‘开源’‘节流’!后果拭目以待。”

珠江公园

保证按《条例》要求办理

“遗留物”

不过,也有网友建议保留公园内的低档餐厅,因为方便老百姓一边饮茶一边观景。网友“林之若宁”认为,“饮茶叹景,不失一乐。”

林业和园林局:将设置与公园功能相适应的服务设施

昨日上午,记者以订餐的名义来到黄花岗公园一探究竟。从公园正门一侧的小门进去,右边是公园管理处,左边就是“饮胜会”酒家。酒家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他们酒家除有200多个包房外,还有数十个摆放在室外的餐台。两个网球场就在酒家的西南边,和酒店紧挨着。记者看到,可能是刚粉刷过,球场看上去显得较新。记者表示要预订球场和朋友打球时,却被酒家工作人员告知,球场不归他们经营,如果要预订,要找公园方。为此,该工作人员给了一个手机号码给记者,称对方是公园的一名何姓保安,只要打他电话就可以预订到球场。记者按照所给的电话打过去,对方告诉记者球场根据不同的时间段收费,下午5点前每小时收费50元,其后就要80元。当记者嫌贵表示要考虑一下时,对方告诉记者,要预订得提前,因为生意很好。可记者追问网球场归谁经营时,对方却不肯透露,只是一再表示预订球场找他就可以了。

还公园于民

流花湖公园因其园内酒店食肆林立,曾被《人民日报》曝光。其中的“白宫”与唐苑酒家一起将流花湖公园东湖半岛完全占据,更是被多方“诟病”。据报道,流花湖公园内有唐苑酒家、流花粥城、南海渔村、顺峰山庄等大小不一的高档酒楼和餐厅。此外,据称还有养生美容会所等。

“我们公园内并没有会所。”流花湖公园相关负责人坦承,上述酒店的确存在,但是否“高档”,则见仁见智,像唐苑,也有平民式消费,至于酒楼多,则是历史遗留问题,多数是在当时政策允许的条件下,签订的合法合同,处置起来需要一些时间。

据报道,距离珠江公园北门不远就是“汇立江南荟”。而该会所的前身是加拿大卑诗省捐赠的小木屋。这栋木屋墙面说明:该木屋是广东省与加拿大卑诗省、广州市与温哥华市友好关系的象征,中加第一个合作的展示项目。而公园内的其他3处饮食场所不仅位置隐秘,而且收费昂贵,6个贵宾房的消费从680元至3200元不等。

本版摄影 信息时报记者 郑启文

据介绍,广州市综合性公园大多数建设在上世纪60年代以前,在不同年代因不同的财政支持模式,相应有不同的运营模式,延伸发展到现在,小部分公园的确存在餐饮服务项目过多的情况。对此,根据住建部的有关要求,该局已于7月份开始要求各区(县)对各自管辖的公园进行自查和整改。同时,该局对市属的6个公园也开展自查和整改。目前,已开展委托专业设计单位对流花湖、越秀公园的修建性详细规划进行修编,通过修编拟根据公园的区位和定位,就公园的配套设施进行重新规划配置,对不适合的项目将进行改造,设置与公园功能相适应的服务设施,修规按程序也将会公开征求社会公众的意见。其他公园也将按计划逐步推进。

此前有媒体曝光称,位于珠江公园内的加拿大卑诗省捐赠的小木屋被用作私人会所“汇立江南荟”。此外,该公园内还有多个高档茶座的经营性场所,占据了原本是属于市民休闲的公共绿地。

有地建网球场却没地建免费儿童游乐设施;酒店食肆林立价格贵得普通市民不敢进;园林景观项目变身私人会所无钱莫进来……《广州市公园条例(草案征求意见稿)》(以下简称《条例》)一见报,激起千层浪,市民纷纷吐槽,质疑公园方将“公益”变“私利”,要求“还公园于民”。对此,广州市林业和园林局表示,根据住建部的有关要求,该局已于7月份开始要求各区(县)对各自管辖的公园进行自查和整改。同时,对市属的6个公园也开展自查和整改。

不同年代的

网友“qrh_欢乐人生”,就质疑“公园怎能改为营利性”,因为公园“本就是公民的活动场所”。为此,他要求“还公民的合法权益”。网友“无wei居士殷导演”则直呼:“还公园于民大好事啊!”

“珠江公园没有会所。”广州市林业和园林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目前,《条例》正在征求公众意见阶段,欢迎该局欢迎广大市民和媒体提出意见和建议。该负责人建议,公众提意见和建议前,最好能到各公园实地走走,了解实际情况,找出问题,然后有针对性地给出意见和建议。

据了解,流花湖公园合同最长的大约是到2017年,多数到2015年结束。对此,该负责人表示,一旦“条例”实施,他们将严格按照条例和主管部门的要求做,“该怎样就怎样。”黄花岗公园有关负责人也表示了同样的意见。

不肯回应园内私人会所情况

□本版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黄熙灯

流花湖公园 黄花岗公园

广州市林业和园林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广州市综合性公园大多数建设在上世纪60年代以前,在不同年代因不同的财政支持模式,相应有不同的运营模式,延伸发展到现在,小部分公园的确存在餐饮服务项目过多的情况。

也是一乐

记者就此致电珠江公园管理处秦主任,以求证上述报道的真实性。刚开始接电话的是一名女性工作人员,该工作人员一再强调秦主任在忙,无暇接电话,而要记者过15到30分钟再打电话过去采访,“那时秦主任应该忙完了。”记者过了30分钟打电话过去的时候,接电话的一名男性工作人员却告知记者,秦主任正在开会,且不知道要开到什么时候,当得知记者是采访时,对方就要求记者留下手机号码,并保证转告秦主任开完会后一定回复记者。但截止发稿,记者依然没有等来秦主任的电话。

饮茶叹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