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

2020-06-12 11:24

去年3月,记者采访他时,被他拍摄的鸟类照片所震撼;今年3月,记者再次联系他,手机不通,qq号码一直显示灰色……后来,记者得知,他走了,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,再也回不来了。

常年在野外拍鸟,冯汝君已经忘了自己在家的天数。有一年,高姐有意识地在挂历上做记录,到年底时跟丈夫算总账。“现在我帮你算算,看你今年在野外的时间是多少天”。

3月22日下午接受记者采访时,冯汝君的爱人高姐仍然沉浸在丈夫去世带来的悲痛中。谈及丈夫对摄影的痴迷,她只用了“烧得厉害”这4个字来形容。

冯汝君原是南宁市公安局刑侦队的一名刑警,2002年退休后,开始迷上摄影,但直到2010年,才开始主攻拍鸟。今年2月28日,因患肺癌,冯汝君永远离开了他热爱的摄影工作。他给妻子及家人留下的,除了一台相机,便只有电脑里上万张珍贵的野生动物照片了。

他,叫冯汝君,鸟友们都叫他“冯队长”。你也许不认识他,他也不希望被人认识。但他希望,人们能认识他镜头记录下的每一只鸟儿,好好地珍爱这些小精灵。3月20日至26日是广西爱鸟周,记者循着他留下的一幅幅精美的照片,采访到了他的家人和摄友,为你讲述一个用生命拍鸟的爱鸟人的故事。

他拍鸟儿“烧得厉害”

他患了肺癌,病情恶化仍坚持到野外捕捉鸟儿的“一颦一笑”

半路出家

“追鸟汉子” ——用生命拍鸟

“几天?260天?!”看到高姐算出来的总数,冯汝君自己也吓了一跳!但他对此只是呵呵一笑,没做任何解释。高姐也知道,丈夫热爱这个工作,谁也拦不住;于是,后来她不再做任何记录,丈夫想走就走,由他去了。

有一次,高姐和丈夫一起去西大明山拍鸟,白天,两人在树林里伪装蹲守,一动不动,任由蚊虫叮咬,饿了就吃点干粮。晚上,搭起帐篷住在山洞里,一住就是半个月。为了拍鸟,冯汝君的越野车上常年备着帐篷和伪装设备,一有机会,随时出发。

翻看冯汝君电脑里储存的鸟儿照片,其种类和数量之多令人惊讶。即便是同一种鸟,也会多次出现在各种不同的环境中,且形态各异。玩过摄影的人都知道,野生鸟类怕人,难拍。除了要有高端拍摄设备,还得有丰富的鸟类知识,以及对鸟的热爱,否则很难做到。更关键的是,拍鸟,必须在野外耐得住寂寞,吃得了苦,需要十足的毅力。

他走了,留下上万幅珍贵的鸟类照片,却没留下一分积蓄

他半路出家,却拍下广西至今拍得最好的野生冠斑犀鸟的照片

冯汝君的网名叫“冯队长”,在鸟友圈里大家都这么叫他。刚开始拍鸟时,高姐有时会跟丈夫一起去。

核心提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