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的胸前飘荡着一根辫子

2020-06-23 08:19

“嗨,你好,陶亦然。”

摩尔特区的建筑比较奇特,每一层都是一圈房子,西侧窗外有一个平台--那是供业主们晾晒衣物的地方。

“真理在我手上,我一点也不害怕。”发现小区楼顶出现了违建,陶亦然挺身而出进行举报,一下子成了网络红人。当城管前来拆除违建时,他这才尴尬地了解到,被他举报的违建,竟是他朋友搭建的。

“哎,我们跟陶亦然解释了很多次,可他是个认死理的人,一口咬定处理违建是我们的义务,其实我们能做的顶多是向政府部门举报。”在陶亦然连续欠缴3年多物业费后,摩尔特区的物业管理公司整理材料,准备将其告上法庭追讨物业费。

原来,在搞“阳光房”前,朋友跟陶亦然打过招呼,称其只会搞个顶棚,不会影响别人通行。“当时,我想他不是圈地作私人领地,于是我答应自己不会举报。”陶亦然回忆道。

在多次交涉无效的情况下,陶亦然拒绝缴纳物业管理费:“我当时想以此方式逼物管有所作为。”

“我拒交物业费抗议”

几年前的一天,陶亦然偶然发现,10楼平台上出现了一个房子。不久,他又发现,12楼平台也冒出了一处违建。

让陶亦然尴尬的是,直到执法人员强拆时,他才知道,有一处违建竟然是他朋友的。“我要是能提前跟朋友打声招呼就好了。”他现在觉得有点对不住朋友。其实,这也不怪他,朋友住在别的地方,并没有说过在摩尔特区有房子。

按下门铃,半分钟后,门开了,一个中年男人出现,瘦削的面庞,高高的个子,尤为引人注目的是,他的胸前飘荡着一根“辫子”。顺着“辫子”往上看,咦,它的根部,不在头顶,而是连着嘴唇。它,竟然是胡子编成的,而且编得精巧。

违建刚被拆了1个多月,陶亦然的朋友竟然在原址再次搭建。昨天下午金陵晚报记者进行举报,城管很快赶来将其拆除。

陶亦然,一位生活在南京的意大利人,因拥有1米多长的大胡子,被小区居民亲昵地称为“大胡子叔叔”。

陶亦然拨打了12345,反映了摩尔特区违建的问题。7月份,鼓楼区城管队员上门执法,将三处违建强制拆除了。昨天下午,金陵晚报记者在现场看到,违建在平台上铺设的地砖还在,砖墙的印迹仍清晰,原先每处违建面积达三四十平方米。

就在12楼平台,陶亦然接受采访时,金陵晚报记者发现,在被拆了的违建原址,他的朋友又搭设了铝合金框架,地上还堆放着玻璃。显然,这里将建“阳光房”。

“怎么样,你再举报一次?”金陵晚报记者笑着建议陶亦然。不过这一次,他有点犹豫了。

“新违建你来举报吧”

“前两天我们就发现了,给违法者送达了限期改正通知书。”谢队长告诉金陵晚报记者。

在龙江新城市广场摩尔特区,陶亦然是个“赫赫有名”的人物。

长长的鼻子,男子显然是西方人。金陵晚报记者正欲用英语打招呼,对方已经开口了:“请问您找谁?”哟,老外说的是中文,而且挺溜的。

“你找陶亦然?他住在1126室。”面对金陵晚报记者的询问,保安随口就给出了答案。

“嗨,你好,陶亦然。”走在摩尔特区,随时有人笑着打招呼,每次陶亦然都会笑着回应。

当着陶亦然的面,金陵晚报记者拨打了举报电话。十分钟后,凤凰街道执法中队谢队长带着七八名城管队员,前来查看12楼平台现场:“即使是搞所谓的阳光房,也属于违法建筑。”

1999年陶亦然来中国学习中文,毕业后在北京呆了一年,次年便转至南京,进一家外语培训学校当教师,8年前购买了这套房子“定居”。

“平台上建房子,会影响到整幢楼的安全,而且会破坏平台防水功能。”陶亦然心里这样想,“毫无疑问,它们是违建。”从发现10楼平台上的违建开始,他就向物管进行了举报,然而等了好久也未见处理。

“我再也不能容忍了。”陶亦然告诉金陵晚报记者,“照这样发展下去,整个平台都将被违建占满。”他已经了解到,市民发现违建,可以直接向政府举报。

在谢队长的指挥下,城管队员们将铝合金框架予以了拆除。

今年六月份,在家休息的陶亦然,被楼上传来的声响吵得心烦。他冲到12楼平台,眼前的景象让他愤怒--又一处违建已经建成,正在进行装修。

“违建竟是我朋友的”